Industry information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纽约时报:影视是虚拟现实即将爆发的信号灯

2015年01月30 12:06 来源:曼恒数字

不管你是否做好了准备,虚拟现实已经袭来。

游戏是最初的Oculus Rfit 头戴设备所面向的行业,这款虚拟现实观赏设备推动了科技行业最近的一波浪潮。但现在的公司(比如:三星)、影视工作室以及硅谷的初创公司都奔跑在创造新影视体验——虚拟现实——的路上,有的甚至还自己制造了拍摄需要用到的摄像机。

在三星负责虚拟现实工作的 Nick DiCarlo 说,“在这份虚拟现实工作中,视频、游戏、手机、操作系统等,一切都需要从零开始。现在是新纪元的黎明。”

但话又说回来,我们现在处于虚拟现实发展的那个阶段呢?

乍一看,虚拟现实是个难以打开销路的东西。你需要戴上一个硕大、笨重的头戴设备,还要链接一台强劲的电脑或手机。目前也只能从有限的视频选择中挑选一些来观看,同时还得祈祷在虚拟风景里飞翔时、在自然地转动身体时以及在虚拟现实中四处张望周围的风景时不会出现晕动症。

而且可选的头戴设备也很少。去年被Facebook花了20亿美元收购的虚拟现实中最有名的公司Oculus,也已经发布了一款消费者版头戴设备(Gear VR)。

目前你能买到的最好的(Yivian注:这是原作者Molly Wood的观点)虚拟现实头戴设备是三星200美元的Gear VR,它是三星和Oculus联合开发的,需要配合三星智能手机Galaxy Note 4一起使用。使用这款头戴设备之前需要先把手机插在护目镜的前面,手机既充当计算机也充当显示屏幕。

Google 的Google Cardboard解决方案提供了一种更实惠通用的虚拟现实体验——用cardboard制作的虚拟现实眼镜支持大部分智能手机。像Gear VR,你得通过把手机插进头戴设备里来启动(Yivian注:原作者 Molly Wood 应该是理解错了,因为目前 Gear VR 只能配合 三星Galaxy Note 4 使用)。有一些公司已经在卖cardboard了,价格在从10美元到45美元不等。你也可以根据Google的指示说明,利用现成的材料来制作你自己的cardboard。

微软最近发布了一款叫HoloLens的增强现实头戴设备,今年可能会上市。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有点点差别,虚拟现实是把你带入一个完全沉浸的体验,而增强现实则是在现实世界上叠加虚拟元素。Google给另一家增强现实领域的公司Magic Leap 投了5亿多美元。

尽管技术和视觉上仍存在一些不足,一旦你体验了虚拟现实,你很容易就会想到用它来看视频短片、玩游戏或者跟朋友打交道,这都会变得更有趣,更具有沉浸感,也更加令人激动。一旦有新东西看,这绝对是一种全新的娱乐方式。

当然虚拟现实内容也有了。比如这周的圣丹斯电影节上,那一系列的虚拟现实影片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包括Vice的沉浸式新闻节目,福克斯探照灯影业制作的电影《Wild》的一部相应的VR短片,让短片观看者置身于电影明星瑞茜·威瑟斯彭身边的小径上。现场提供了8000个Google Cardboard头戴设备,供节日游客用来观看。

Oculus 也新成立一家叫Story Studio的影视工作室,致力于制作能响应用户操作的通过计算机合成的虚拟现实影片。在圣丹斯电影节上,Story Studio 展出了它们的第一部电影——《迷失》(Lost),这部影片的长度取决于观看者在体验时的所做出的行为。

Oculus的VR内容老大Jason Rubin说Oculus将会继续在游戏以及其他虚拟现实内容上努力,外加计算机合成的影片。

对于虚拟现实的复兴,他说道,“从短期来看,娱乐将是奠基石。从长期来看,VR在很多行业都潜力无限,比如教育、建筑、旅游。娱乐只是开端,但不是结尾。”

尽管如此,但我们需要新的硬件设备来制作娱乐内容。这就是硅谷的初创公司涉足所在。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一家叫Jaunt VR的公司,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展示了一部跟New Deal Studios联合制作的叫《Kaiju Fury》的怪兽影片。

Jaunt VR 使用16组改装的GoPro透镜,放置在一个3D打印的壳子里,制作成一台360度的摄像机,用来拍摄电影和直播活动(比如:演唱会)。这家公司的工程师编写了软件程序来自动将所有摄像机拍摄的影像剪辑起来。然后Jaunt VR还会开发相应的App应用程序,将这些内容推送到各种各样的头戴设备上。

目前为止,这家公司拍摄了这部怪兽短片,二战故事片《The Mission》以及其他类似于有关越野自行车,金门大桥观光,埃菲尔铁塔的短片等。

在Jaunt的总部,我在影片《The Hobbit, The Battle of the Five Armies》中进行了虚拟观光,跟甘道夫一起观看了烟火表演。我还看了恐怖影片《Black Mass》的预告片。在这部影片中,你是一起神秘绑架案中的受害者。我清楚地认识到一点:恐怖电影很可能会完全变样。我现在仍有余惧。

Jaunt 说它们的下一步是要制作高端的摄像机,有望将它授权或租借给未来的虚拟现实电影制作者使用。

其中一些影片最后也会在放到Milk VR上。在一月份的CES上三星发布了Milk VR服务,旨在给Gear VR用户推送流媒体以及可下载的VR视频。

在CES上,三星还宣布了跟《行尸走肉》的制片人David Alpert的合作。Alpert说他的Skybound工作室将会为Milk VR 制作一个虚构系列的内容,但他没有给出更多的细节。三星还宣布了跟红牛传媒以及NBA等品牌的合作。

三星的战略与创意内容副总裁Matt Apfel说目标是为观看者制作一系列原创内容,“不只是观看珠穆朗玛峰或者火人节这种一次性的内容,而是20集的惊险戏剧片或者五六个NBA系列。”

三星制作了一款叫Project Beyond的早期摄像机原型机,该摄像机可以录制360度的视频成3D格式,并回传到头戴设备上。对于该设备,目前没有更多的详细信息,三星也没有公布上市日期和价格。

尽管势头正猛,但是对大部人来说虚拟现实仍有两三年的距离。直播事件的流媒体服务也非常艰巨:通过16

组甚至更多高清晰度的透镜组成的摄像机拍摄的视频文件非常大,高达几百GB容量。我们需要新技术来传输这种大数据。

而且目前虚拟现实体验还很虚幻。在Gear VR上看视频使得你非常贴近Note 4的显示屏,以至于你可以看到单个像素之间的间隙——这叫纱窗效应(screen door effect)。它也会阻碍你获得完全的沉浸感。

Oculus最近的原型机——新月湾,据说会减少这个效果,但新月湾还没有上市。不过伴着一堆炒作,也很快就到来了。

Oculus的Rubin讨论虚拟现实的时候说,“在你戴上这款让大家能立马变成一个信徒的头戴设备之前,真的很难用语言去解释你所说的以及为什么它就不一样。我相信它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让大众接受,但我认为它一定会找到一种发展的方式,毕竟它将带来巨大的变革。”

我们非常期待虚拟现实变革的力量。如果牛逼的科技和媒体公司对虚拟现实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在商店里买到一大把虚拟现实产品。

分享到: 浏览次数:0

文章地址:http://www.gdi.com.cn/?p=3744
上一页
下一页

相关文章:

渠道招募